米芾行书《竹前槐后诗卷》书法赏析(大图)田英章钢笔行书字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趣学习


释文:

芾非才当剧,咫尺音敬缺然。比想庆侍,为道增胜。小诗因以奉寄。希声吾英友。芾上。

竹前槐后午阴环(改繁),壶领华胥屡往还。雅兴欲为十客具,人和端使一身闲。

简介:
米芾 《竹前槐后诗卷》,亦称《致希声吾英友尺牍》、《非才当剧帖》。 行书。纸本。纵29.5厘米 横31.5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。

此为致希声书札。内容为一尺牍并加一首七言诗。希声氏黎錞字,时錞致世居汴京,实捐馆前一年也。

米芾元佑七年初夏始为百里之长,「非才当剧」,词谦而喜在言外,诗中亦不无闲适满志之情。后有人谓「英友」为「英年之友」,不能为老人。但米芾称贺方回为「人英」时,贺亦不在「英年」,故未可以今义范古人也。

「十客具」疑为泛称。叶梦得《避暑录话》卷一云:「韩持国(维)为守,每入春,常设十客之具于西湖,旦以郡事委僚吏,即造湖上。」则十客之具当为盛筵矣。

米芾从失官赋闲的落魄之士,一变为雍丘县令,这应该是旧党重新得势后对他的照拂,或许就是苏氏兄弟的提携。雍丘县令为正八品,虽是微官,但已是米芾有生以来做的最大官职了。他对黎錞说的「非才当剧」,言似谦抑,其实那种沾沾自喜的情绪是溢于言表的。所以此帖决不可作于雍丘之前,于是肯定是元佑七年了。

艺术赏析:

米芾四十一岁改字以后的签名形态基本上可纳为二类。一类横画较长,往往露锋,表现出飘逸之致,因其长故与草头末笔一点笔势的映带关系不甚明显;另一类横画较短,有时上接草头末笔。前者结字平淡拘谨,反映出改字之初有欠熟练,反之,后者深稳精熟,备极生动。前者在先是一目了然的,《箧中帖》是改字后的第一件作品,签名的结体就显得非常稚拙。

米芾此时沾沾自喜的心情也反应在字的体态上,整幅作品给人跳跃的感觉,然其线条并非纤细,飘飘欲飞,有些字还很厚重,这样轻盈又不失稳重的工夫实非人人所能模出的。

此作品的线条呈多样化发展,笔笔多不重复,锋利的笔触如「剧」、「英友」、「具」等。厚重的体态如「缺」、「为」、「午」、「阴」等。加上米芾特有的摆荡风格,错落有致,粗细分明,乃非后人模拟所能至。

另外,值得探讨的是米芾的横画。先看两个「芾」字,首字的「芾」横画取法于褚遂良波磔有致又提按分明的遗规,第五行的「芾」字,其横画先逆起,笔势向上往右一扯,收笔处往下带,体态上虽没有前者宽绰,但后者的劲道是前者所没有的。第二类横画是逆起往上跃起后末端稍向下倾,如「才」、「想」这类的横画通常往左带要接直竖;第三种是横折或横勾,米芾通常在始端会先一顿,向右带,中间稍细,在锐利的折下或勾,需注意的是这一笔通常是一个字的精神所在,中间虽细却涵盖住所包覆的字的气,这类的字如「当」、「庆」、「增」、「壶」、「客」等。


该文章所属专题:米芾书法